船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船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南昌要建南海行宫被指注定是毁三观项目真空吸盘

发布时间:2020-10-19 05:38:11 阅读: 来源:船舶厂家

建南海行宫,僧尼同寺修行

南昌将建南海行宫

日前,南昌因为要建南海行宫火了起来。据报道,南海行宫将建于南昌市朝阳新城,是由十里古寺、西观寺以及净业寺三座寺庙合成,总投资5000万元。“三庙合一”恢复千年古刹的愿景,虽然看上去很美好,但却遭到了多方的反对。

据当地史书记载,南海行宫是南昌名刹之一,相传始建于晋朝,初名天成寺,清乾隆年间进行修整后更名为南海行宫,后来又称圆通寺。这座千年古刹毁于1952年。当时,南海行宫被占用,用作纸料厂。到现在,原址已变为宾馆和居民楼,只留下南海行宫的公交站名。根据南昌市的规划,西湖区将拆掉2座男众寺和1座女众寺,合建为一座寺,并命名为“南海行宫”,以恢复这座千年古刹熄灭了60多年的香火。

寺庙变“行宫”佛教岂能惹红尘

南昌西湖区拆除三座小庙,还建合并成一个“南海行宫”,我们姑且不论其手续是否合法合理,单单从“南海行宫”而论,笔者认为就十分欠妥。

一是“行宫”之“宫”名有背佛教取名本义,以彼名代此名。十里古寺宽性法师对于还建合并的“南海行宫”就这样无奈地评论道:“全国都没有先例,佛教里面肯定不能这样叫,宫一般是带有道教,道教里面一般是宫、观,佛教里面一般都是寺、庵、庵堂。”我们不难发现在道教的殿宇里,基本上是以“宫”、“观”为名,如唐朝时期著名的白云观,元朝全真派的永乐宫;而佛教一般以寺、庵等为名,如河南少林寺、陕西法门寺、重庆清净庵等。所以以道教之“宫”命名佛教之舍,不免有失偏颇。

二是“行宫”全词沾染太多世俗色彩,扰乱佛门清规。被拆除的三座小庙僧人们提出,如果一定要合并,希望保留佛教寺庙原先的名字,因为“南海行宫”这个名字实在不妥。“行宫”,在古代有其特有的一层含义,指京城以外供帝王出行时居住的宫室,也指帝王出京后临时寓居的官署或住宅。且古代文人墨客经常以“行宫”来管窥帝王的隐私生活,尤其是帷帐秘事,如中唐诗人元稹曾以《行宫》一诗倾诉了宫女无穷的哀怨之情,寄托了诗人深沉的盛衰之感,“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故以帝王出行之所来指代僧侣之居,未免有所玷污了佛门之清规。

“僧尼同寺”违反宗教法规

“南海行宫”是由三座寺庙合成——十里古寺、西观寺以及净业寺,其中前两个寺庙是男众寺,后一个寺庙是女众寺。行宫的建成,将会出现男女僧人同在一个寺庙内的情景。净业寺负责人慧仁法师称,她不接受三寺合一,原因之一是自古以来男女僧人不可住在一块。

南昌市佛教协会副秘书长丁叔民称,男女僧人是不可能“住在一块”的,南海行宫是一个上档次的建筑群,女僧们必定是独门独院,和男僧人的居住地有明显的“结界”,白天大部分宗教活动男女僧人可以一起进行,“这是有规可查的,佛的戒律等都是如此规定。”

西观寺住持灿池法师表示:“不管建得好建得坏,与我们无关,我们就在这里不过去,尼姑和尚不能住一起。哪怕南海行宫里面划一个院子或者围一个围墙让尼姑住,这都是违反宗教法规的。”看来,让和尚尼姑住一起并非只涉及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礼教,而是违反了宗教法规。

佛教寺院因男女性别不同,分为男众寺院和女众寺院,自古以来,没有男众和女众住在一块儿的。用世俗人的话来说,和尚和尼姑怎能到一块儿去了?哪怕在“南海行宫”40亩地里围建一个单独的院子,让尼姑进去住;哪怕“南海行宫”中一个寺一个庙,于宗教法规都是不允许的,于世人也是不被理解的。

在“南海行宫”修建过程中,处理僧人们过度期间的住所问题时也是有欠考虑的。第一,应对突发住房紧缺情况时,政府多采用板房作为临时住所,但寺庙有其特殊性。众所周知,香火对于寺庙来说尤为重要,而三寺僧人在辞别原来的水泥瓦房后却住进了塑板房,塑料易燃,僧人生命财产安全堪忧。第二,还在于再建过度板房的结构。“两排板房距离不过一米,门对开着”,站在男女僧人们的角度来看,这样的住房结构令人难以接受。

寺庙新建事关宗教,宗教问题可大可小。希望相关部门在处理三寺合一的问题上能如其所言,真的做到“新的寺庙怎么建,不是政府包办的,须由佛教界佛教协会决定怎么建,作为政府,只能保证他们佛教的权利不受损害”。

住持反对:希望保留寺庙独立性

44岁的宽性法师和32岁的灿池法师,再加上68岁的慧仁法师,3人都成了南海行宫项目的反对者。

南海行宫选址,位于西湖区桃花镇,镇上有三座寺庙,合称“桃花三庙”。其中两座是男众寺庙。一座是十里庙村的十里古寺,住持是宽性,另一座是老洲村的西观寺,住持是灿池。唯一的女众寺是净业寺,也在老洲村,住持是慧仁法师。根据南昌市的规划,“桃花三庙“拆除后,将合并为一个,即南海行宫。

在南昌的佛教史上,南海行宫是三大名刹之一,相传建于晋朝,初名天成寺,清乾隆年间更名为南海行宫,后来又称圆通寺。这座千年古刹毁于1952年。当时,南海行宫被占用,用作纸料厂。到现在,原址已变为宾馆和居民楼,只留下南海行宫的公交站名。

桃花三庙中,历史最久的是十里古寺,可上溯到明代洪武年间。但相比1000多年历史的南海行宫,这三座寺庙都很年轻。重建南海行宫看上去很美好,症结在于,三个住持都希望保留寺庙的独立性。

西观寺,是唯一未被拆除的寺庙,庙址距南海行宫选址仅数百米。“政府拆迁只要合理合法,我肯定配合,”作为第4代住持,灿池表示,不管怎么重建,希望将来保留西观寺的名称,“我师父已经往生(去世)。庙没了,我怎么见我的师父。”

净业寺的原址,目前已夷为平地,铺上一条快速路。慧仁是净业寺第二代住持,2012年1月,创业法师道树病逝,慧仁从道树手中接管了寺庙,但2012年底,寺庙就被拆除,政府当时提出的方案是三庙合一。当时,替她签拆迁协议的,是南昌市佛教协会的会长—佑民寺住持纯一法师。慧仁拒签的意见是:应当重建一座寺庙,建好了,她们再搬进去。但拆迁部门并不同意。

十里古寺,原本是十里庙村的一座村庙。2008年,因为修路,十里古寺遇拆,拆到最后,只留下孤伶伶一座山门。担任住持期间,宽性曾费力筹款,扩建殿堂和僧舍,眼睁睁看到心血毁于一旦,令他痛心。

宽性说,当时执行拆迁的人威胁他:“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他才签的字。他反对并寺,希望分开建,“哪怕是批一块地,让我自己建都行。”

绿地变寺庙影响居民生活

抚生路空地上的板房和打桩的声音引起周边居民的警惕,在得知了南海行宫的规划之后,居民们不明白原本规划的绿地为何变成了寺庙。根据南昌市城乡规划局的公示文件,南海行宫选址地的用地性质原本是公园绿地用地,但后来更改为文化设施用地。

南昌华润橡树湾小区。去年年底,业主先后收房,大部分还处在装修阶段。周边楼盘林立,包括正荣御品、国贸天琴湾等众多新开发的楼盘在内,统一被命名为朝阳新城。按照政府的规划,朝阳新城是南昌市未来的中央居住区。

抚生南路另一侧,那里有一块空地。在开发商的图纸上看到,这块空地上是一片公共绿地,而根据政府部门前些年的宣传,沿着空地边的桃花河,将打造一条公园景观带。而如今这个位置要建寺庙,名叫“南海行宫”,规划面积约40亩。这把业主们气坏了。

很多业主并非佛教信徒,并不同意寺庙建在家门口。他们总结了一堆意见:“打开窗户,一眼看到的就是寺庙,不吉利。一旦建成,又是烧香,又是放爆竹的,对周边影响很大。这里既然要打造中央居住区,就是让人休息的场所,怎么能搞这些建筑呢?”

寺庙一般都建在深山密林之中,远离尘嚣之处,如今政府要将寺庙建在城市里距居民小区仅仅一条马路的地方,这原本就是一件新鲜事,小区居民自然会担忧正常生活受到影响;更让人不解的是为什么要将计划中的绿地变成寺庙?

“南海行宫”注定是一个毁三观的项目

对于各方反对的声音,官方的态度显然不予理会,决意一条路走到黑,之所以高调宣示“建定了”,因建这么庞大的寺庙,一来可以吸引人气,发展旅游门票经济,以此拉动一方经济发展;二来此乃同样属于给官员们脸上贴金子的政绩工程,到了年底就可以浓墨重彩地书上一笔;三来难免有个人的小九九,只要有大项目上马,就有了捞油水的机会,工程招投标、吃回扣之类,想不腐败都不行。

“南海行宫”要不要建,这是一场博弈,官民对决的结果,谁会占上风,目前似乎官方占据优势,民怨沸腾又能如何?还不照样该拆的拆,该建的建,民间那么多拆迁项目不都是靠强制手段才得以完成么?

说到底,“南海行宫”注定是一个毁三观的项目,我们认为,尊重民意,尊重宗教自由,是政府的责任,不能一意孤行,否则迟早要吃后悔药,我们不能总是打马后炮,做事后诸葛亮了。

寺庙乃出家人信佛念经的清静之地,即便战乱时期,也不会受到外界干扰,即便战争狂人,也会绕道而行,这种“特殊关照”延续了若干年,正因如此,某些寺庙香火很旺。南海行宫原本是南昌名刹之一,切莫让这座千年古刹”蒙羞”。

灭鼠公司

小区健身器材厂家

劈裂棒价格

陌陌推广怎么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