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船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保钓船带回钓鱼岛石头预计22日抵港[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8 16:57:50 阅读: 来源:船舶厂家

十七日晚上九点二十五分左右,香港“启丰二号”船船长等七名保钓人士乘该船从日本冲绳县石垣市出发回港

当地时间八月十七日,日本冲绳石垣岛,一名保钓人士登上日本海岸巡逻舰,准备转乘“启丰二号”,原船返回香港

据媒体报道,香港“保钓”委员会表示,“启丰二号”已跟前去接应的中国海监船和香港特区海事船会合,并在两船的护航下往香港走。中国海监船向“启丰二号”提供了物资补给。

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陆上总指挥陈裕南已与“启丰二号”的船员取得联系,他表示,船上的7人健康状况良好,现在只是因为天气原因,船只航行太慢,预计还要4天的时间才能返回香港。

陈裕南告诉记者,“他们(保钓船上人员)跟香港的海事处说,现在船开得太慢,大概要22日早上才能回来。”

陈裕南跟记者半开玩笑地说,除了影像资料,船上还带回了多块钓鱼岛的石头准备在香港拍卖。

他说:“他们在船上带了很多钓鱼岛的石头,我们准备搞个拍卖会,你们可以跟听众说,喜欢的人可以来香港买。”

陈裕南还透露,“保钓行动委员会”计划10月再前往钓鱼岛宣示主权。另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台湾“中华保钓协会”18日在接受采访时宣布,计划近期派出保钓船驶往钓鱼岛,并称保钓活动将联合来自中国大陆、香港等的团体共同实施,但并没有透露具体日期。

根据凤凰卫视记者蒋晓峰此前的介绍,“启丰二号”上还有很多拍摄资料,相信等船只返航后,会有更多记录保钓人士登岛以及和日方冲突的画面。

【讲述】

被非法抓扣期间日方不停审问并搜身

随着时间过去,更多的关于我保钓人士被日方非法抓扣以及拘留的细节被报道。保钓人员向记者透露,日本警方蛮横抢夺中国国旗,实施抓扣,并强迫他们签署认罪书,7人断然拒绝。他们被非法拘留期间,遭日方人员搜身,甚至有的不准上洗手间,而两名随行记者也被戴上手铐。

保钓勇士卢松昌

被扣留人员须一直站立

保钓人员卢松昌回忆登岛经过时指出,当时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船只多次冲向“启丰二号”,他们随即拾起砖块,扔向对方的船舱,尽力反抗,“我们只是普通市民,尽了自己的本分”。他指出,虽然整个登岛过程出现了一些意外,但很庆幸最终仍能达到目的。

卢松昌对所受的对待感到十分愤怒,他说羁押地点的面积只有两平方米,同时被扣留的3人均须一直站立。

日方不准我们上洗手间

卢松昌对于被非法拘留及搜身,感到十分屈辱。他说日方不停地审问他们,例如有什么人参与行动、登岛有什么准备和目的等,虽然保钓人员不断重申“不愿意”及“不会”回答有关问题,但日方并不理会,依旧多次审问他们。日方人员也不准他们上洗手间,即使他们踢门,日方人员也装作听不见,最后他们需用水樽解决小便问题。保钓人士曾健成表示,被日本当局扣留期间并没有认罪,只曾签文件取回个人物品,而古思尧则称自己拒绝签字承认非法进入“日本领土”。

保钓勇士方晓松

高喊“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

方晓松走下巡逻艇时,由于没有被戴上头罩,他对着日本媒体和警察高喊:“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这一幕,让广大中国民众大为鼓舞,方晓松清楚地记得自己连喊了三声,“这是保钓联盟多年来的宗旨,喊出这句话是不由自主的。”

光脚跑60多米才被日警察摁倒

方晓松说:“来自澳门的伍锡尧第一个跳下海,向钓鱼岛游了过去,后来又有曾健成、卢松昌等人游上了钓鱼岛。由于他们比我先登岛,警察的注意力都在他们身上,我看准时机,像钻缝隙一样,扛着五星红旗就往岛上跑去,大约光脚跑了60多米,才被两名日本警察摁倒。”方晓松十分庆幸自己最后登岛,却是在钓鱼岛跑得最远的人。

保钓勇士方晓松说,开始的时候,他们被关在船上的牢房里,每个牢房只有2平方米,两个人关在一个房间。后来日本警方将方晓松等5人分别关押在3个警署,“尽管他们没有对我们进行殴打、侮辱,但对待我们依然不够人性化,虽然有水喝(限量)、有饭吃,但我们有人受伤了,他们却不给包扎,也不给药物治疗。”他透露,两天内至少遭到8次搜身,“上厕所的时候他们也会跟着,根本没什么自由可言。”

香港记者蒋晓峰

每两个人被铐在一起

香港记者蒋晓峰登机后接受采访,蒋晓峰回忆说,15日当他们的“启丰二号”靠近钓鱼岛时,被两艘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大型巡逻船夹击、冲撞,“启丰二号”两边的护栏都被撞坏。不过由于驾驶员丰富的经验和小船本身所具备的调度灵活等优点,他们成功地甩掉了日方巡逻船,有7名保钓人员跳下海游向钓鱼岛。蒋晓峰说,当看到他们最终将国旗插到岛上时,身在驾驶室播报新闻的他非常激动,“有登岛的冲动”,但由于肩负着记录历史时刻的使命,他还是留在了船上。他所拍摄的影像资料目前有一部分还被日方扣留。

在完成登岛行动后,他们打算乘船返回,但日方采取了野蛮的动作,“用两艘性能、功能和体积大的船只呈箭头状强行将我们逼停,下来20多个海上保安厅的特警,都是持警棍带盾牌,有的还带枪,然后把我们强行带到海上保安厅的警卫舰上,带往那霸”。15日深夜,蒋晓峰等人被日本警方以“非法入境”为由带到那霸拘留所。

蒋晓峰表示,在17日下午去那霸机场的路上,他们被“粗暴地对待”,因为“去往机场的一路上都是被戴着手铐,并且还是每两个人被铐在一起”,这是“不可理解的”。

【反应】

“世保联盟”将起诉日本政府

从15日傍晚日方抓扣我保钓人员,到17日上午放人放船,总共只有不到48小时,是日本处理类似事件中放人时间最短的一次。

世界华人保钓联盟秘书长李义强第一时间与保钓人员方晓松取得联系,询问其身体状况。方晓松说,身体健康,只是有些疲惫。据记者了解,世保联盟将到香港为保钓人员接风洗尘,下一步将是通过法律途径,对日本政府非法扣留14位保钓人士进行诉讼,并向其索赔。

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会长童增表示,已经派专人到香港迎接慰问保钓人员,联合会将和香港保钓委员会沟通,协助其向日本政府索赔。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日本问题专家梁云翔教授说,保钓人士向日方进行索赔的设想完全可行,他们可以向中国法院或者日本法院起诉。但他个人认为,恐怕很难从日方得到实质性的赔偿。

凤凰卫视有权向日方索偿

专家指出,按照国际新闻法规和人权条例,记者在外地采访摄影,是应该受到当地政府和有关机构保护的:如在一些国际救援行动中,在一些武装暴力甚至战场上,新闻记者、随军记者通常会得到一定的方便和帮助,包括在危急关头首先得到生命安全的保护。然而,此次“启丰二号”驶抵钓鱼岛之后,日本海上保安厅的人员不分青红皂白,凤凰卫视两名人员明明已经表露记者身份,身上都扛着摄像机和挂着照相机,都已经讲明不是保钓团体成员,但还是被日方人员野蛮对待,被强行带走,关押在那霸警察局内。

日方此种行为,完全无视新闻采访自由,完全无视国际社会对新闻记者采访权利的尊重与保护。凤凰卫视两名记者昨天已返港,完全有权就有关人员的人身安全和采访权利的损失向日方提出交涉,要求赔偿。

广州市三川田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广州市正霸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河北工程大学云鹰科技协会

广州象能贸易有限公司营销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