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船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家母今年九十三[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17:26 阅读: 来源:船舶厂家

家母周云琪今年已93岁,依旧迎风独立,清癯而矍铄,世间能活到这个年岁的人是不多见的。   母亲差不多是一个世纪老人,经历了近百年的时代风雨。她自幼在芜湖长大,父亲是旧海关的一名职员。她18岁那年,嫁给了民生中学(即圣雅阁中学)教师刘方玉。大革命时期这所学校是中共地下党的大本营,校长是李克农。刘方玉是党组织的机要员和交通员。大革命失败后,刘方玉携妻子和两个儿子(我的同母异父兄长)逃到皖南的绩溪县隐藏起来,于“七·七”事变前故世。

“七·七”事变后,战火烧到皖南,母亲参加了三战区主办的战时干部训练团(即黄埔军校第十五期)的政训班,驻地在江西的吉安。在政训班里,母亲与章亚若和现任台湾妇女联合会会长的许素玉是同班同学。这个班的学员日后大多数成了蒋经国“赣南派”的骨干。从政训班毕业,母亲要养家活口,没有到前线战区,而是留在皖南从事地方妇女抗日救亡工作。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母亲为了将我们儿女抚育成人历尽艰辛,我和妹妹是靠糊火柴盒长大的。我和母亲曾在胜利电影院门前摆摊卖一分钱一杯的茶,三分钱一根的冰棒,为了让我读完高中,母亲甚至去帮佣当保姆。但她从来没有向生活低过头,她这种品格深深地影响了我,使我身处任何逆境都不曾丧失勇气和信心,养成不依赖任何人的自立能力。

上世纪80年代初我调到武汉后,一次一次地把母亲接到我处。有好几次她说,这次来她就不走了,就在这里安度晚年。但她仅住了两三个月就吵着要走,不仅是受不了武汉夏季的“火炉”天气,更主要的是寂寞。偌大的一个机关宿舍,门对门不相往来,白天连一个讲话的人都没有。我们只好由着母亲的“任性”,一次次送她回芜湖,又住进东门那座百年老宅简陋的蜗居里。母亲却觉得那里安逸自在,因为可以和左邻右舍唠话,走几步路就是小菜场。用她的话说:“油倒在锅里,再去买菜也来得及。”另外,她还要去黄埔军校同学会参加会议,听读报纸。

让她这么一大把年纪一个人生活,让我们儿女一直不放心,我动员她住老人公寓,被她一口回绝了,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几个儿女穿梭往返于芜湖去做工作,最后终于同意到铜陵女儿家定居。去年“五一”长假,我和女儿专程去铜陵看她,那住处环境安静、优美。屋前屋后都是花园,空气清新,阳光融融。母亲仍能自己料理生活,她的长寿之道主要是生活有规律,早起早睡,中午一觉是少不了的,早晚散步,吃得少而精,早晨一杯豆奶,一个煮鸡蛋,几块饼干,中晚餐是一小碗米饭或粥,以蔬菜豆制品为主,基本不沾荤腥,喜饮茶,偶尔与晚辈们打几圈麻将。她的思维清晰,关心国家大事,每天读《参考消息》。非常关切海峡两岸的统一,此生她还有一个愿望:让我陪她去台湾看看当年在抗日火线上一起演话剧,救护伤员的老朋友们…… 《家母今年九十三》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