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船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红岭首笔坏账涉事企业后续今年5月再开庭

发布时间:2021-01-07 15:37:52 阅读: 来源:船舶厂家

2014年8月,红岭创投被金山纸业骗贷1亿元,老周发帖“利空来了,慢慢消化吧”自曝坏账并全额垫付。据了解,这是红岭首笔大额逾期项目。一财网发文《民间融资负面样本:广州最大纸贸老板跑路后“一地鸡毛”》揭秘金山纸业骗贷案的后续进展及民间融资之痛。

2014年8月15日,广州市金山联纸业有限公司(下称“金山联”)实际控制人郝艺远失联,此后,行业里的人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有人说,他在躲避银行的催债,“银行有什么好躲的,大不了破产清算,他躲的是民间借贷。”一位纸张行业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包括金山联纸业在内,同期出事的四家纸贸企业(还包括广州翠月纸业、广州琳烽信纸业、广州鸣瑞贸易)全部卷入了民间借贷。

金山联可以说是广州纸贸行业里最大的公司,经营数十载,郝艺远曾一手创办广东浆纸交易所,当年,其跑路消息传出后,债权人纷纷到其纸品存放仓库抢货,由于上述四家及其他多家纸贸公司的货物委托存放在第三方仓库,各家抵押给银行、抵押给各类民间债务人或是出售给下游公司的货物也是存放在一起,导致最终债务人抢出来的货物都不知道究竟是谁的,现场一片混乱。

混乱的后果一直持续到现在,由于各路债权人的报警,仓库现场随即被封存,“仅是银行的封条就有4、5个。”一位后来再次去到现场的人说。

而更麻烦的依旧是民间借贷,最终演变成为一场场罗生门式的官司。

今年5月再开庭 诈骗与否?

回溯到2014年8月,金山联法定代表人郝爱美,金山联、广东浆纸交易所及广东金信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信通”)实际控制人郝艺远,广州翠月纸业(下称“翠月纸业”)老板刘东几乎同一时间失联。

失联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债权人的耳朵里,《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此前多方采访发现,涉及的债权人大致分为四类:银行、民间借贷、上下游企业、P2P等融资平台,其中,深圳最大的P2P平台红岭创投也深陷其中。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一篇载于红岭社区的《利空来了,慢慢消化吧》的文章,率先披露了四家纸贸公司的借款情况,总金额涉及1亿元。

而除了红岭创投的主动披露外,其他债权人均选择沉默,而后,随着围绕该案件的诉讼主体的增多,债权人才一个个浮出水面。

今年5月末,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被告人孙晓平合同诈骗一案再次开庭审理,孙晓平是广州鸣瑞贸易的老板,也是四家纸贸公司中唯一没有跑路且已被刑事拘留的嫌疑人。

该案涉及的报案人是惠州市金广源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金广源”),而孙晓平被公安机关提起诉讼的理由是合同诈骗。

根据广州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2014年2月,郝艺远经人介绍认识了金广源员工黄兴健,双方签订了一份奇怪的货物《销售合同》,其奇怪之处在于,这不仅仅是单纯的货物买卖关系,同时还附有回购协议。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的材料显示,黄兴健于2014年2月~3月间,分批购买了金山联、广州鸣瑞贸易、翠月纸业名下价值共计6000万元的纸品,同时,由金信通做为担保,承诺上述三间公司在3个月到期后以总价共计6255万元回购上述纸品,并由金信通与黄兴健签订会回购纸张的《销售合同》,合同所涉及的纸品全部放在双方指定的监管仓库广州市德辉物流有限公司(下称“德辉仓”),这批纸品的相关货权也转移到黄兴健的名下。

而之所以涉嫌合同诈骗是因为,金广源认为,三家公司的纸品货值不足6000万元,“仓库方面和这三家公司明知道其存放的纸品已经多次质押抵押给相关银行债权人,明知道仓库货物不足以交付给我们,依旧相互勾结,以虚假的入库单交付给我们,而且,在我们清点货物的过程中,指使仓库保管人员撕掉银行质押抵押标签,营造货物足值的假象。”黄兴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当然,这些仅是一方的说法,孙晓平方面对此并不认同,在5月末的开庭审理过程中,孙晓平的代理律师提交了十余组材料,以证明货物足值。

孙晓平在庭审时解释称,6000万元货物中涉及自己那一部分的2000万元货物,是从某银行手中拍卖的不良资产,由于该批货物的原所有人已经破产,导致这批不良资产的货权没有及时转移,所以,在仓库出库入库系统中没有显示,但货物是存在的,不存在不足值的问题。

货押融资之痛

究竟货物足值与否,尚待法律机关裁断,除此以外,另一个需求裁定的是,三家公司和黄兴健之间签订的合同究竟是何性质。

孙晓平的妹妹孙小姐对本报记者表示,当初,双方在签订《销售合同》时也签订了《借款合同》,并约定借款的利息为,3个月之内为4分利(月利率为4%),3个月之后为4.5分利(月利率为4.5%),双方的性质属于民间借贷中的质押融资。

但孙小姐同时表示,这两份合同都是一式一份的,签订后由黄兴健保管,手中没有复印件,所以无法证明《借款合同》的存在。

而黄兴健则对本报记者表示,双方仅仅签订了《销售合同》,双方是买卖关系,不是借贷关系。

那么,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销售关系?

一位民间借贷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在行业里面这叫“货押”,在贸易领域经常发生,“货押”有两种模式,一种是真实货物的质押,一种是货物的仓单质押。

“也就是说,出质人没钱还,那么质权人就会处置这批货物,出质人有钱,就会赎回这批货物,中间的差价就算利息,如果货物的价格在上行周期,出质人90%的情况下会回购这批货物,如果在下行周期的话,基本不再回购。”该民间借贷人士说。

“货押只会出现在特定的领域,而且专业性很高,比如,在钢贸领域,一定是质权人直接或间接从事钢贸,或者能够联系钢贸的买主,才会做货押的生意。”他说。

广东南方金融创新研究院秘书长徐北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在民间融资领域,这种货押融资的方式已经存在相当长时间,这种融资模式对于质权人是一种强有力的保障,如果出质人能及时还款,质权人可以获得利息,如果出质人无力还款,质权人可以直接处置手中的物权。

“但对于出质人来说存在一定风险,尤其是对于一些非固定资产物权的抵质押,特别在二手车的融资市场上,很容易引起纠纷,而且一些不良的质权人有意违约,以占有物权为目的,在二手车市场经常有这种案例发生。”徐北对本报记者说。

黄兴健则对本报记者说:“无论如何,这三家公司都是合同诈骗,因为他们提供的是虚假的仓单。”2014年8月,他得知郝艺远失联的消息,才匆忙去仓库提货,而到仓库提了1000多吨价值400多万元的货物以后就再也提不出来,因为自己的货不见了,所以才选择报警。

与此同时,红岭创投也选择报警,而直到两年后的今天,该事件依旧没有平息,“我们的资产保全部门还在跟进处理,”红岭创投一位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另外,同样被波及到的小牛资本表示,不方便回应此事。

孙小姐对本报记者表示,事实上,这也是孙晓平首次在民间融资,而在早前,纸贸行业主要以银行间接融资为主。那么,为何四家纸贸公司从银行转向民间融资呢?

孙小姐说,2014年,银行的银根紧缩,孙晓平原本在某银行有一笔借款即将到期要归还,而与此同时,其他银行的贷款也面临抽贷的情况,导致公司资金链非常紧张,后来,经一位中间人介绍,才开始关注民间融资,“现在想起来,有点病急乱投医了。”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得了牛皮癣之后能不能怀孕

重庆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银屑病治疗的同时还需要注意哪些事项

重庆市治疗尖锐湿疣的医院在哪

重庆哪个白癜风医院比较好

什么因素更容易导致盆腔炎出现?

相关阅读